一地兩檢 唯一目的

《資本壹週》610期(2017年7月28日)

 

1) 通關安排將影響整個高鐵站的設計,豈是現時才拍板的事?

2) 西九龍站選址市中心,其他內地城市的高鐵站則位置偏遠。

3) 「跨境執法」又是信任問題;「割地」則解放軍設施是前科。

 

高鐵「一地兩檢」方案本週二(二十五日)終於出爐。一如所料,方案參考深圳灣口岸模式,在西九龍站內同時設立「香港口岸區」及「內地口岸區」,後者包括B2和B3層的劃定區域、B4層月台和有關連接通道等,涉及面積約十萬五千方米,佔項目總建築面積約四分之一,再加上列車車廂等,區內實施內地法律。

 

其實,所謂「方案」,應該一早已有定奪;所謂「討論」,似乎有點惺惺作態。皆因究竟實行「一地兩檢」,抑或「兩地兩檢」,將影響整個西九龍高鐵站的設計——共有多少層樓層、每層樓層的功用,以至人流的流向等,一環扣着一環,牽一髮動全身,非常複雜,絕非兒戲,根本未動工就要有定案,豈容預期於明年第三季便通車前一年才臨急臨忙拍板?難道接近完工的四層地下樓層,可以推倒重來、重新設計?

 

事實上,「一地兩檢」乃事在必行。高鐵香港站選址西九龍,位處市中心,可說是全國當中最方便的高鐵站,反觀內地其他地方,高鐵站往往遠離市區,甚至座落邊陲的位置。換句話說,高鐵香港段的目的,就是「便民」。

 

至於便甚麼民,如今看來,香港付費超過八百五十億元興建的高鐵,是方便外來人進出香港,多於本地人往返內地;然而,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方便外來人又有何不可或不妥?

 

既然開宗明義為了「便民」,就當然是「一地兩檢」;否則,北上乘客需要在深圳或廣州先行下車進行通關,費時失事,何不索性乘搭火車或直通車,到深圳或廣州再轉乘高鐵?相反,南下乘客亦然。

 

因此,「一地兩檢」的目的,從來就是「便民」,沒有其他政治動機。只是大家一直以來太過杞人憂天,將毫無根據的幻想無限延伸(例如未來在高鐵月台或車廂內示威、穿上甚至談論敏感議題的服飾及話題,便會被內地人員跨境執法甚至拘捕),以及認為「一地兩檢」是向大陸「割地」,而此例一開,定必愈割愈多。

 

對於「跨境執法」,又是信任問題而已,如果這樣都不信任北京,認為對方會亂來,「一國兩制」還怎樣行下去?至於「割地」,若以同樣觀點判斷,解放軍軍營已經有問題;此外,港府幾年前將大帽山約十萬方呎土地批予解放軍興建雷達設施,也是問題,為何大家又沒咬着不放?話說回來,香港根本是中國的一部分,所有土地根本不屬於香港,香港只是負責開發及管理罷了,何來「割地」之有?

 

一言蔽之,大家把一切弄得太政治化了,不如好好享受這便民的設施,嘈來無謂。

圖:

「一地兩檢」其實事在必行。

免責聲明
投資涉及風險。
本演示或材料不構成任何要約、市場推廣、保證、擔保、意見或建議。
保留版權所有及一切權利。
任何用途均須遵守所有適用之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