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laration

1. Our Group has just found out a suspicious website with address www.scforex.hk.  It has used a company name similar to our Group and quoted one of our Group’s subsidiary nameSouth China Forex Limited and the 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s license number  (AQE524) without our authorisation.  Please note that our Group does not have any relationship with this web-site of www.scforex.hk.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our Group should be www.sctrade.com. If you have any queries,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our Compliance Department via e-mail address sccompliance@sctrade.com or telephone number 2820 7281 or 2820 7282. 

金融百貨   一應俱全

32載助您穩握未來

「創出香港」系列 – 李兆基 (一)

香港富豪李兆基,香港人口中的「四叔」,友儕間的「四哥」,以「數口精」、「信守諾言」及「眼光奇準」享譽商界,從昔日金舖太子爺成就地產大亨,縱橫商界半世紀,並於2019年5月以91歲高齡退下火線,出任恆地董事,繼續點指天下。   李兆基.從金舖太子爺成就地產大亨 2019年5月28日,一個風和日麗的午間,恒基兆業地產創辦人李兆基正式宣布榮休,並最後一次以恒地主席身份出席股東會,之後將由兩名兒子李家傑及李家誠接棒。在宣布榮休一刻,他語調輕輕的,一如平日。後來他在《李兆基博士.時光印記》一書中提到:『「大隱於朝,小隱於野,中隱則似出似處,非忙非閒」,人生際此境界,不亦樂乎!』作為殷實商人,大半生都在營營役役的他,還是沒有完全退下來,出任恆基董事,扶掖二子之餘,閒時又弄孫為樂。 21世紀挑戰處處,一般人或許還能安身立命,然而得以據守一方者,靠的是大智慧,與及非凡的處世能力。李兆基出生於1928年,正是中國內亂頻生,國共兩大陣營開始交鋒,引來日本侵華之時。李父李介甫先生在廣東順德大良經營金舖及銀號,故李兆基於6歲便開始到店內學習,12歲能獨當一面成頭號掌櫃,把父親的兩間店做得風生水起。至20歲獨自帶著一千元現金到香港闖蕩,其後看準急速增長中的地產市道,先與郭得勝及馮景禧創辦新鴻基,再於1973年獨力創建恆基兆業,展開叱吒風雲半世紀之旅程。自70年代開始,他將一間上市公司變成6間上市公司,業務橫跨地產、零售、能源和交通等,截至昨日(2020年1月7日),合計市值近4,700億港元;至於個人資產方面,據美國《福布斯》雜誌於2019年公布,李氏為香港富豪榜第二位,排名僅次於首富李嘉誠,淨資產高達300億美元。 (左起)馮景禧、郭得勝及李兆基。三人惺惺相惜,於1963年一同創立「新鴻基企業有限公司」(新鴻基地產前身)。(相片出自李兆基博士官方網站www.leeshaukee.com.hk)   李兆基於1976年創立恆基兆業地產有限公司,踏上地產大亨之路。(相片出自李兆基博士官方網站www.leeshaukee.com.hk) 「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稍有留意李兆基言論的朋友,或許會對這句古文有點印象。事實上,自70年代末年開始,李氏已開始積極行善回饋社會,並多次在公開場合演講,而這句古文,亦不時在他的演講辭中出現。查閱《李兆基博士傳記》一書,就會明白到,原來這是十歲時,由中文老師所教授,並一直銘刻在記憶中,陪伴一生。   「少年篇」:6歲出道,15歲當家 李兆基出生於1928年1月29日,父親在順德經營天寶榮金鋪和永生銀號兩間店,業務遍及黃金、匯兌與外幣買賣生意。他在家中排行第四,故後來才有「四叔」的稱號。自小,李父便對兒子寄予厚望,改「兆基」之名,亦有希望他可以發揚家業,奠下穩固基礎之意。因著這緣故,當李兆基只有6歲時,已被安排到店內學習,做的是結算帳目、點存貨品等工作,李父又經常帶他在身邊,時加提點,進行貼身培訓,儼如得力助手。 李兆基自小機智聰明,心算能力又特別好,故年年輕輕已贏得「神童」稱號。由於主力經營黃金買賣,而黃金的色水看在一般人眼中,未必容易發現其真正純度,於是鑄金師傅便往往在打金時混入硼砂等雜質,而多出來的黃金便據為己有,日積月累下,便成一筆可觀財富。 這是行內的陋習,李兆基很快便發現自家金舖亦存在這個問題,然而為了顧存大局,生怕沒有鑄金師傅再肯接手,故仍不動聲色,反而想到了一個長遠的方法,決定自己學習鑄金技術,不容再受制於人,由是逐漸掌握到看金、化金、熔金的核心技術及知識,練就卓越的鑒別黃金眼光和煉製黃金的技術;至12歲時,已出任天寶榮金舖的頭櫃。其時李父在廣州灣一帶亦有生意,他深感兒子已能獨當一面,於是在3年後將順德的兩間店都交給兒子打理,自己專心開拓其他業務。   從艱苦日子走過來 自1931年「九一八事變」開始,為日軍侵華的暴行揭開了序幕。至1937「七七事變」,日本展開全面侵華行動,中國進入「八年抗戰」,直至1945年日本投降,抗戰才隨之結束的這段日子,其實亦是李兆基少年時代的成長期。尤其在抗戰其間,中國面對各種苦難,生活苦不堪言,加上盜賊為禍,對金舖銀號的日常經營帶來不少挑戰。兩父子有段時間常要將店內的值錢物藏於身中,然後一眼關七,步步為營地從店舖徒步至家中。有次真的遇上了劫匪,將二人洗劫一空,猶幸身體並無不礙,惟有同心合力,重新發展業務。 生活艱苦,當時的順德農民為了生活,惟有權宜將金器變賣,而海外華橋亦匯錢回鄉接濟家人,李氏父子乃順勢開拓匯兌及貨幣金銀買賣生意,令家族生意不致凋落。他又想到將舊紙幣進行漂白,最後製成光潔明亮的簇新銀紙,成功將由6、7折買來的舊紙幣,以十足價錢兌換,足足賺取了三成差價,令店內營收大大改善。   下一站香港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向盟軍無條件投降,「八年抗戰」結束,但中國已變成了一個爛攤子,貨幣眨值,人心惶惶,商業經營環境更日趨惡劣。當時李兆基17歲,已在商場上建立名聲,長袖善舞,並把家業管理得頭頭是道。李父明白兒子的才幹,若一直留在順德,只有大才小用。他問兒子,對將來有何打算?思想早熟的李兆基,其實早已想過自己的處境,以及未來的發展方向,於是在略為思考後,以充滿決心的口脗,說出自己對香港的喜愛。 由於經商的關係,李父曾陪同兒子往返香港,並寄居在跑馬地親友家中。常說冬天出生的孩子既健康又聰明,更能抵受種種挑戰。1948年,李兆基手持1,000元現金,隻身往香港闖天下,其時20歲,正是美好人生的開端。(待續)   投資錦囊——黃金不宜長揸 李兆基是《資本企業家》於2004年創刊時的封面人物,事隔一年多後,《資本企業家》再邀請其擔任第14期封面人物,並在訪問中談及多種投資策略。當時曾問及黃金買賣之道,他說道:「對於金,我一向都是麻麻地,短期炒就好。黃金是廢物,無生產力,幾乎要蝕倉租,無大作用,只不過一時間因保值問題,有時有人炒一個時間,(例如)美元(轉弱)、又話雙赤(外貿赤字、財政赤字),炒一個時期就好,不可以長揸。」他更一再警惕,不可長揸黃金,還衝口一句:「十年黃金變廢銅呢!」他認為,投資黃金不如投資一家企業,因為企業每年都可為股東帶來盈利,又會派股息,黃金本身是沒有生產力的物件,只有在人們認為它可保值時,大量買入,黃金才會升值。

AI當紅,半導體需求谷底反彈

人工智能技術離不開半導體。 半導體曾是數碼化進程早期的先驅,儘管近年的衰退表明,半導體產業正被其他產業趕上,但半導體產業可望今年復甦。半導體業者需要思考如何善用數碼化的優勢,在諸多可能性當中,找出最合適的選項。其中華虹半導體〈1347〉值得投資者關注。 在世界最新科技潮流的席捲下,半導體公司不再僅僅局限於生產和銷售芯片,而是找到將新科技轉換為利潤的方式,或者是利用新科技開展新的商業模式,以保持企業立於不敗之地。 例如華虹半導體主要從事半導體晶圓的生產及銷售,客戶包括集成器件製造商,系統及無廠半導體公司。根據國務院頒佈的「中國製造2025」計畫,半導體產業自給率目標至2020年達到40%,2025年達到70%。 隨着5G的推進與發展,對半導體器件如微控制器、傳感器、射頻、電源管理和存儲器的需求亦會相應增加。集團目前有三座8英寸(200mm)晶圓廠,月產能達17.5萬片,於三季度產能利用率為96.5%。為滿足未來市場對晶片的需求,集團與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和無錫錫虹聯芯合資興建一條月產能4萬片的12英寸(300mm)集成電路生產線以支持5G和物聯網等新興領域的應用。 該生產線已於2019年第三季開始投產,預期今年底月產能可達2萬片。集團去年首三季盈利1.36億元(美元‧下同),銷售收入為6.9億元,按年均大致持平。首三季毛利率為31.4%,按年跌1.9個百分點,主要由於產能利用率降低及原材料單位成本上升。集團預期第四季銷售收入約2.4億元,即2019年收入為9.3億元,按年持平。毛利率介乎26%至28%,估計全年毛利率為30%至30.5%,較2018年的33.4%回落約3.4至2.9個百分點。   AI成產業發展關鍵 另一方面,上月公布的《全球半導體市場關鍵機會報告》,指出人工智能(AI)將是半導體產業未來10年的關鍵成長動力,即使許多引人入勝的AI新用例,仍將仰賴演算法透過軟體來執行、而非芯片,但對即時計算、連線和感測的需要,仍將驅動為AI量身打造的各式半導體元件需求。 隨著AI、物聯網和5G應用時代到來,針對IC芯片加以創新的動能也越來越強,多數AI相關芯片需求將來自汽車和工業市場,預估AI相關芯片銷售額在2022年可成長至300億美元,年複合成長率近50%。 報告稱,雖然2019年的半導體市場看似相對疲弱,但預期全球半導體產業將於2020年復甦,市場規模至2022年底時,將增長至5,750億美元。資誠董事盧志浩指出,對即時計算、連線和感測的需要,將驅動為AI量身打造的各式半導體元件需求,AI將是半導體產業下個十年的關鍵成長動能。 根據該報告預測,除了汽車和工業市場為AI相關芯片兩個最大需求來源,隨著大數據、分析及人工智能的發展,醫療照護產業,包括醫療儀器製造商、製藥公司和相關技術公司也有機會成為半導體產業的新推動力。   半導體增長料持續 上述報告分析的七大半導體元件類別中,記憶體產品的營收直至2022年都將佔據半導體產業最大的市場份額,超過四分之一;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增長來自科技的持續發展,如雲端運算、智慧型手機等終端裝置的虛擬實境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