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動向
[文章] 買入$0佣金優惠              [技術支援 | 支援] 全新流動保安編碼-雙重認證              [南華研究 | 市場分析] 港股午後回升41點,瑞聲(2018 HK) 績後升3.5%              [市場資訊及研究 | 資本政經] 如果我是特首系列 產業發展(二)——旅遊              [市場資訊及研究 | 吳老闆週記] 港鐵撞車極恐怖 明日大嶼亦離譜              [南華研究 | 市場分析] 港股高開低走,吉利(175 HK)績後逆市升3.6%              [南華研究 | 市場分析] 騰訊(700 HK)遊戲收入降              [南華研究 | 動力推介] 新華(1336 HK) 新業務值升              [南華研究 | 市場分析] 蘋果帶動科技股上升 | 市場快訊 (3月22日)              [南華研究 | 研究報告] 盛世大聯保險代理(1879 HK) | 新股報告              [南華研究 | 市場分析] 港股午後回落,新華保險(1336 HK)升逾7%              [南華研究 | 市場分析] 港股高開後震蕩上升,新華保險(1336 HK) 業績佳升逾10%              [南華研究 | 市場分析] 新華保險(1336 HK)盈利增              [南華研究 | 動力推介] 國策利 TCL 電子(1070 HK)              [南華研究 | 市場分析] 雖然今年美息應不再上升 但聯儲局調低經濟預測 美股回落 | 市場快訊 (3月21日)              [南華研究 | 市場分析] 港股全日跌145點,內房地股逆市上漲,碧桂園服務(6098 HK)升12%              [南華研究 | 市場分析] 港股今日回吐152點,恆安國際(1044 HK)業績佳升4.5%              [南華研究 | 市場分析] 小米集團(1810 HK) 扭虧為盈              [南華研究 | 動力推介] 中國中藥(570 HK)佈局全業鏈              [南華研究 | 市場分析] 中美下週談判 美股待聯儲局議息结果 | 市場快訊 (3月19日)              

如果我是特首——人口政策(二)

2019-01-11

《資本壹週》687期 (2019年1月10日)

1.隨着香港要發展成國際創科中心,科技專才自然不可或缺。
2.香港現時百物騰貴,很大原因在於勞動力貴,且看服務業。
3.一個地方的經濟發展,與人口增長有密切關係,如新加坡。

如果我是特首——人口政策(二)

上期提到,港府制定人口政策,也應該以經濟效益為依歸。例如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名額,對香港的負擔很大,加上根據民政事務總署及入境事敄處統計,自從有關政策二○○二年實施以,透過此渠道來港的內地人,截至二○一八年上半年,達到七十五點七萬人,要來「團聚」的,都已「團聚」了吧?因此,如果我是特首,就會檢討有關政策,起碼向中央爭取回審批的主導權。

又例如投資移民政策,應該重新啟動,一來香港乃是自由港,豈可阻止資金流入,若嫌太多投資移民,便以提高門檻來解決;根據入境處資料,截至二○一六年底,共有超過三萬個投資移民申請成功獲批,如果每個提高到三千萬元,便有九千億元泊港,到時利率定必維持低企,有利經濟及營商。

除了重啟投資移民政策,吸引資金泊港,港府還應實實在在輸入勞動人口,第一是專才、優才,第二是建造業、服務業的基層勞動力。

先說專才、優才,隨着國家主席習近平點名支持香港發展成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科技專才自然不可或缺。當中,地是一個問題,因此河套區港深創科園須盡快搞。現時港深創科園旗下設有兩個專責小組,分別負責監察總體規畫研究,以及商業模式和商業計畫研究,兩項研究預計於二○一九年上半年完成,首幅用地則在二○二一年落成。

至於基層勞動力,香港現時百物騰貴,很大原因在於勞動力貴。且看建造業,根據香港建造業總工會公布的二○一八/一九年度薪酬調整,平均加薪幅度為百分之四點五,已經連續十年加人工;當中,紥鐵「大工」日薪已增加至二千五百二十元,以一個月開工二十日計,每月便袋超過五萬元。惟其如此,年輕一輩仍然不大願意入行。

另外,服務業亦是人手短缺的重災區,尤其是餐飲業,人工已經貴到連高級西式飲食都容納得到,奈何中式飲食場所的員工卻不斷老化,可以預期,未來更將會出現斷層。

因此,如果我是特首,就會主動出擊,容許輸入外地勞工。且看倫敦,近年經營環境舒服了,正是因為吸引了歐洲,尤其是東歐的勞動力過去搵食。

事實上,一個地方的經濟發展,與人口增長有着密切的關係。且看新加坡,回到一九六○年代初,當地人口只得剛剛超過一百七十萬;及至二○一八年年中,則已超過五百六十萬。當中,流動人口更佔了一百六十萬之巨。這正因為新加坡吸引了週邊國家的勞動力。

香港正好似此借鏡,向東南亞及中國輸入基層勞動力,否則,香港的競爭力便會徐徐下降;當然,如果真的大力輸入外地勞工,土地短缺又會成為一大問題,所以,港府還是的起心肝大量增加土地供應為根本。

基層勞動力短缺,且逐漸老化,隨時出現斷層。

文章來源:Capital Weekly 資本壹週

吳鴻生 南華集團主席《資本壹週》社長
劉若文:《資本壹週》總編輯

免責聲明
- 投資涉及風險。
- 本演示或材料不構成任何要約、市場推廣、保證、擔保、意見或建議。
- 保留版權所有及一切權利。
- 任何用途均須遵守所有適用之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