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屬煙幕 美國另有算盤

《資本壹週》646期 (2018年3月29日)

.中美的貿易關係,與歐美完全不同,仍然屬於互補性的,而非競爭性的。
.中國手頭上還有一道撒手鐧——持有逾萬億美元美債,是美國最大債主。
.目的是要中國開放市場,因發現西方資本主義鬥不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中美貿易戰仍然牽動着金融市場的神經,局勢稍微有些變化,金融市場已經發上發落。然而,本欄早已指出,這場仗根本打不成;一來因為中國早有部署,二來則是美國只是以此作為談判籌碼,實際上另有所求。

先說中國的部署。過去幾年,很明顯地看到,內地可以不假外求的,都盡量自給自足;現時仍然需要在外買的,即是自己供應不了的;就算在外地的投資亦一樣,在外地買得,即是在內地買不到的。其實,中國在外地買產品、買公司,就像窮人花錢,十分穩陣,往往計過度過,除非有着數,否則不會買。

此外,本欄已經說過很多次,最重要的是,中國與美國的產品,與歐美的貿易關係完全不同,仍然屬於互補性的,而非競爭性的,只有競爭性的,才會有貿易戰的爆發。否則,便等同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例如大豆,中國是全球最大大豆進口國,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0至2017年,進口量由近5,500萬噸,增加到逾9,500萬噸,增幅高達七成半,市場需求八成半依賴進口,當中的主要來源國,一是美國,二是巴西。淨計美國,2010至2017年,中國的進口量從2,300多萬噸,增加到近3,300萬噸,增幅約四成;進口額則從110多億美元,增加到140億美元,增幅兩成三;佔美國大豆出口總量的比例,就高達五成七。

若中國向美國大豆徵收重稅,一方面上升的價格將會傳導至以大豆作為飼料的肉類包括雞與豬的價格上,另一方面若大減從美國的進口,可以從哪裏補回來?因為數量太大,實在取替不了,即使第二大大豆生產國巴西都補不了這缺口。

又例如飛機,未來內地航空需求勢必大幅增長,根據《中國民用航空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畫》,至2020年將初步建成民航強國——航空旅客週轉量比重達到兩成八,運輸總週轉量達到1,420億噸公里,旅客運輸量7.2億人次,貨郵運輸量850萬噸,年均分別增長10.8%、10.4%和6.2%。通用機場達到500個以上,通用航空器達到5,000架以上。

可是,國產大飛機的生產,卻滿足不了需求,C919窄體客機要到2021年才開始交付,遠程寬體客機C929更在研發中。而全球只有兩間飛機製造商,一是波音,一是空中巴士。中國若向波音徵收重稅,上升的成本亦會傳導至票價上;若轉而向空巴採購,空巴又應付得了否?

況且,中國豈須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徵收重稅?因為其手上還有一道撒手鐧——根據美國財務部資料,截止去年12月,中國持有美國國債1.18萬億美元,全年累計增持近1,300億美元,創2010年以來最大增幅,雖然今年1月已經作出減持,但仍然是美國最大債主。若然中國拋售美債,美國債息便會上升,震散當地金融市場。

人工飆升 輸出通脹
既然如此,中國根本不會與美國打貿易戰,至於另一邊廂的美國,擬向中國產品徵收重關稅,掀起貿易戰,相信也只是煙幕罷了,美國總統特朗普其實另有三大如意算盤。

第一,就是在科技領域上實行「美國優先」政策,遏抑中國發展高科技,拖慢其從後居上、經濟總量爬過美國頭的步伐。因為現時兩國產品雖然仍然是互補的,但隨着中國發展高科技,高科技產品卻是競爭性的,所以一邊廂要減少美國買中國的高科技產品,另一邊廂同時也要減少美國賣高科技產品予中國,以免技術轉移。

第二,則是逼使中國更大程度開放市場,而事實上,內地很多領域仍未開放,譬如汽車等,就連金融、股票,對外資仍然限制多多,且看即使是滙控(00005),在內地發展的步伐也如拉牛上樹、舉步維艱。

第三,便是希望人民幣加速升值;當然,國家主席習近平也不是省油的燈,知道一次性的升值,將會對市場造成很大震盪,加上正如本欄此前分析,人民幣升值對中國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也有幫助。事關中國經濟即使保持到每年6.5%增長,也只是快美國約3.5個百分點罷了,單靠增長去追美國經濟總量,豈非真的要等10年?相反,如果貨幣一齊升值,在雙引擎下,就能更快追到美國,假設5年升值20%,即是每年3%,中國可能在2022至2023年已可追上美國。因此,相信中央會讓步,但在要面的情況下,人民幣升值將會分幾年進行。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幣升值,並非向美國輸出通脹的主要原因,未來兩年,中國都會向美國輸出通脹,不過源頭在於內地勞動力價格的上升,尤其是人手密集的行業,例如玩具,輸出通脹將會很厲害,奈何牽涉數量太大,難以轉投第二個國家購買,唯一選擇是人口同樣龐大的印度,但印度又不是發展這一瓣。

最後一提的是,油價近日節節上升,可能因為俄羅斯與沙地阿拉伯正在制定長期協議,聯手控制石油供應,但明明美國卻在增產,而美國又的確不希望油價上升,因為對經濟有負面影響。

特朗普要祭出貿易戰煙幕,以達到以上三個目的,只因他發現共產黨乃大集團,以政治、經濟手段兼備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與西方資本市場的方式完全不同,而他認為後者應接不暇,於是決定使用行政干預,壓抑中國發展,以免中國有毛有翼。

南華證券錢莊
在貿易戰陰霾下,恒指繼續發上發落,本週三(28日)再一次跌至30,000點水平,收報30,022點,一週跌了1,393點。這還不特止,4月期指更已失守30,000點,夜期延續跌勢,至截稿前更曾跌穿29,900點。

其實,正如本欄今期所言,貿易戰只是煙幕罷了,因此相信美股的調整已經完成;此外,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訪華,傳出其支持朝鮮半島無核化消息,今年5月還會與特朗普會面,此一「炸彈」亦拆除。因此,預期短期之內還是發上發落格局。

未來市場的不確定因素,則包括人民幣升值、輸出通脹問題,大陸則有去槓桿,香港方面,說來說去就是大手融資——若「同股不同權」實施,勢必有更多大型新經濟股來港上市,恐防抽乾市場資金。

港股最近兩次調整,3月23日低見29,930點,3月5日低見29,852點,若今番再失守30,000點,短線支持將退守至29,129點的2月9日低位。

每週焦點板塊 — 內銀
這一週可說是內地銀行股的超級業績週,週內已派成績表的,包括工商銀行(01398)、建設銀行(00939)、郵儲銀行(01658)及農業銀行(01288);交通銀行(03328)、中國銀行(03988)及民生銀行(01988)則於週四(29日)派績。

據已派發的成績表觀之,暫時符合預期,如工行、建行、郵儲行及農行淨利潤分別按年增長3%、5%、20%及5%,提供了未來增長畫面。當中,工行、建行及郵儲行的撥備前利潤分別增長9%、10%及30%,反映內地銀行已重拾增長動力。

事實上,業績報表還顯示這幾家銀行的資金成本低至1.33%至1.42%,在貸款需求增長下,貸款利率又不斷向上,將有利拉闊銀行的息差收入。雖說特朗普的貿易戰煙幕,目的在於要求中國開放市場,當中自然包括金融市場,但內銀已壯大,即使外資來襲,都未必受到太大動搖,相反,未來的挑戰始終在網上金融搶生意。

一週重點新聞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秘訪中國4天,與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新華社指出,金正恩稱有「去核化」的意願;習近平亦提出4項建議以改善與北韓的關係,包括與金正恩維持頻繁的接觸。
.兩大國有內銀工行(01398)和建行(00939)不良貸款率均逐季改善,而淨息差則逐季擴闊,去年純利分別升3%及5%,屬市場預期上限,告別零增長之餘,更成為全球最賺錢銀行首兩位。
.中央駐港聯絡辦副主任楊建平透露,中央高層將會指派政治局常委級的人負責粵港澳大灣區規畫。此外,大灣區將會在住房、教育和交通方面給予港澳民眾國內居民待遇。
.香港金融管理局報告指,家庭負債佔GDP比率,由2017年第2季的68.2%上升至第4季的70.2%,創下新高。
.香港電視(01137)去年續蝕2億元,虧損有所收窄,但主席王維基公布撤回免費電視牌照申請,全力做網購業務,並計畫以3招冀扭虧為盈。
.Uber宣布將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等東南亞業務售予新加坡叫車服務公司Grab,合併後Uber將持有Grab 27.5%股權,其行政總裁霍斯勞沙希將加入Grab董事會。
.為貿戰降溫,新任國家副總理韓正承諾擴大開放,對外資企業一視同仁,更好保護知識產權,並最大限度減少政府直接干預市場經濟。
.差餉物業估價署公布,今年預測私樓落成量達1.81萬伙,按年增2%,屬首次達至長遠房策的供應目標,而明年落成量更會攀升至約2.04萬伙,按年多12%,創近15年新高,兩年合共私樓落成達3.85萬伙。

未來一週,美國將公布多項經濟數據,週四會有2月個人收入和個人開支,預料兩者維持1月的升幅,估計個人收入升0.4%,個人開支則升0.2%。同日亦會有3月芝加哥採購經理指數,估計升至62.3。另亦會公布3月密歇根大學消費者情緒指數終值,估計維持初值時的102。

文章來源:Capital Weekly 資本壹週

吳鴻生南華集團主席《資本壹週》社長
劉若文:《資本壹週》總編輯

免責聲明
– 投資涉及風險。
– 本演示或材料不構成任何要約、市場推廣、保證、擔保、意見或建議。
– 保留版權所有及一切權利。
– 任何用途均須遵守所有適用之法律。

免責聲明
投資涉及風險。
本演示或材料不構成任何要約、市場推廣、保證、擔保、意見或建議。
保留版權所有及一切權利。
任何用途均須遵守所有適用之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