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志在沛公

《資本壹週》645期 (2018年3月22日)

.特朗普動作多多,並非針對中國,而只是一場「政治騷」。
.打科技貿易戰,好過打其他貿易戰,被牽涉的層面較少。
.直接傷害屬死數,最怕是連帶損害,經濟隨時進入衰退。

貿易戰志在沛公
繼向進口鋼鐵及鋁徵收重關稅後,傳聞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下一步,已鎖定是中國的科技與通訊產品,價值高達六百億美元,全球密切注視着中國會怎樣「反擊」,這場中美貿易戰似乎已如箭在弦。

然而,本欄認為,特朗普動作多多,並非針對中國而來,而只是一場「政治騷」罷了——為爭取連任鋪路,尤其是今年十一月已經是中期大選。況且,特朗普發起「貿易戰」,亦有其道理,根據美國商務部數據,去年美國的對華貿易逆差,從前年的三千四百七十億美元,擴大了百分之八,至三千七百五十二億美元,創出歷史新高,被賺了這麼多錢,發難也是應該。

且看特朗普先下手的板塊,根據商務部的資料,去年美國進口鋼的來源國三甲,分別是加拿大、巴西和南韓,佔進口的一成六、一成三和一成,而中國只佔百分之一點四,連十大都不入。雖然中國產品先賣到第二個國家,進行加工後再進口美國也有可能,不過佔比相信仍然不多,因此所受打擊不大。

至於即將打擊的對象——科技,則受影響的程度也有限,被牽涉的層面較少;當中,華為可能首當其衝,但其實,特朗普早已向華為開刀。個人認為,特朗普的如意算盤是,眼見中國經濟冒起,國際地位上升,而未來發展的重點,在於高科技,於是便望着高科技來出手,以遏抑中國冒起的速度。

事實上,打科技貿易戰,好過打其他貿易戰。例如飛機製造,去年十一月特朗普訪華時,中國才一口氣向波音買了三百架飛機,總價達三百七十億美元。而未來二十年,中國飛機需求預計多達七千二百架,涉及金額逾一萬億美元,估計可為波音提供至少五千億美元收入,並創造一萬五千個職位。

又例如農產品。自二○一○年,中國已經成為美國農產品的第一大出口目的國,金額達到一百七十五億美元,當中大豆佔了一百○八億美元,佔美國出口大豆的五成八,及至去年亦佔五成七。然而,如果中國向美國農產品包括大豆,以至玉米等徵收重關稅,則自己亦受牽連,事關以此作為飼料的雞、豬等,肉價將會大升。

依此看來,特朗普不單止並非針對中國,甚至有可能志在沛公——俄羅斯。始終,歐美對俄羅斯經濟制裁時間不短,但成效不算大。猶有甚者,計及特朗普、習近平,以及普京,現時正正是這三個很有個性的大男人,主宰着全球經濟。

不過,貿易戰的掀起,後果可以極之嚴重。被收重關稅的、受直接傷害的,只是枱面數,只是死數,最怕是連帶損害,即是被打重關稅的企業,生意做少了,賺少了,有數得計,最慘是其他行業的企業,怕自己受牽連,於是採取觀望態度,不敢投資,如此這般,經濟增長便會減速,甚至進入衰退。上世紀三十年代的大蕭條,觸發點便是重關稅,實在不可不以此為鑑。

現時全球經濟,由三個很有個性的大男人主宰着。

文章來源:Capital Weekly 資本壹週

吳鴻生 南華集團主席《資本壹週》社長
劉若文:《資本壹週》總編輯

免責聲明
– 投資涉及風險。
– 本演示或材料不構成任何要約、市場推廣、保證、擔保、意見或建議。
– 保留版權所有及一切權利。
– 任何用途均須遵守所有適用之法律。

免責聲明
投資涉及風險。
本演示或材料不構成任何要約、市場推廣、保證、擔保、意見或建議。
保留版權所有及一切權利。
任何用途均須遵守所有適用之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