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民族黨運作 合情合理合法

《資本壹週》662期 (2018年7月20日)

1. 現時港府對香港的司法、管治,源自大英帝國之於殖民地。
2. 《廿三條》一定要立法,此乃國家權力,港府有責任去實施。
3. 執行得太嚴苛,所付成本太高——香港天下大亂、雞飛狗走。

禁民族黨運作 合情合理合法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本週二(十七日)指出,收到警方牌照科人員上門通知,警方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建議保安局,行使《社團條例》第八條,基於國家安全及公共秩序等,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消息一出,全城熱烈討論,當中包括此舉是否為《廿三條》立法營造條件,以及是否扼殺香港言論自由及結社自由。

撇開香港民族黨的對錯與背景不論,警方以至當局甚至特首,都有權這樣做。值得注意的是,現時港府對香港的司法、管治,源自大英帝國之於殖民地,賦予港督的權力。

本來此等權力的運用十分有彈性,視乎管治者將條線劃在哪裏,只是英國將香港主權移交回中國前,側埋一邊,去到最盡,將大家洗了腦,以致現在港府撥亂反正,惹起極大反彈。經此一役,證明了本欄一直以來的分析是對的——《廿三條》根本不需要立法,只要運用現有的法例,已可向挑戰北京底線——危害國家安全者,一巴掌打下去。不過,《廿三條》卻一定要立法,事關此乃國家權力,港府有責任去實施,自己自動自覺,好過中央落令。

《廿三條》的立法,是否扼殺自由、是否危險,完全不關事,問題只在如何執行,以及執行的力度。正如「店舖盜竊罪」,幾時見過在超市偷竊要坐監的?大家其實無須擔心,應該信任港府以至北京有邏輯、有智慧不會亂來,因為執行得太嚴苛,所付成本太高——香港天下大亂、雞飛狗走。事實上,回歸以來,香港實施「一國兩制」十分成功,這有三項指標可以證明。第一,是高樓價,雖然土地緊絀是原因之一,但高樓價亦代表經濟好,而且企業承受到,代表具有競爭力。

第二,正是香港的競爭力,雖然在瑞士洛桑管理學院的《二○一八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香港失落了第一的排名,但與最代表西方資本主義的美國叮噹馬頭,還不代表「一國兩制」的成功?

第三,則是自由度,無論加拿大的智庫菲沙研究所,甚至美國的傳統基金會,都評選香港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後者更是連續二十四年蟬聯。如果港府執行《廿三條》得太過分,香港樓價會跌、競爭力與自由度的排名都會跌,代價實在太高。

至於是否「扼殺」自由,此舉無疑減少了自由的空間,但這是因為自由的空間可謂無限,而以往已經太大,如今只是執返正;況且,減少的空間是十分之一,還是萬分之一?若是後者的話,便由得去,若由萬分之一不斷累積,積累到某一個位,相信很多人都會出聲。

最後,今次到底是北京的旨意,還是港府的主意?雖然,香港如此值錢——在大灣區的布局中,擔當龍頭位置,很多內地人來香港,很多內地資金在香港,北京一定不會讓香港出事,免得河水犯井水,不過,個人傾向相信是港府「自動波」,認為這樣對老百姓最好、對香港最合適,況且,此乃一個合情合理合法的決定。

保安局獲警方建議,基於國家安全等,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

文章來源:Capital Weekly 資本壹週

吳鴻生 南華集團主席《資本壹週》社長
劉若文:《資本壹週》總編輯

免責聲明
– 投資涉及風險。
– 本演示或材料不構成任何要約、市場推廣、保證、擔保、意見或建議。
– 保留版權所有及一切權利。
– 任何用途均須遵守所有適用之法律。

免責聲明
投資涉及風險。
本演示或材料不構成任何要約、市場推廣、保證、擔保、意見或建議。
保留版權所有及一切權利。
任何用途均須遵守所有適用之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