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條》立法 近在眼前

《資本壹週》605期(2017年6月22日)

1.《二十三條》只是中央用以保障本身,並不是要摧毀香港。

2. 中央愈認為香港的地位無可取締,便愈需要保證香港穩定。

3.「一國兩制」若失敗,北京豈止沒面,還須付上很大代價。

中央不斷發功,督促《二十三條》的立法。除了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批評,香港泛政治化的傾向明顯,不僅反映在行政立法關係方面,亦表現在街頭運動上,導致《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一再拖延;還有前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直指,回歸以來,香港仍然未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是出乎其意料之外,更令中國在香港特區的主權安全發展利益,處於世界各大國城市中絕無僅有的真空狀態,值得擔憂,在在顯示,《二十三條》立法逼在眉睫。

事實上,本欄早已指出,《二十三條》必須立法通過,不得不立,因為此相當於《國家安全法》,任何一個地方都有,西方國家如美國更加有,中央絕對有權立這個法。

至於條文如何、怎樣執行,則是另外一個問題。大家不可以因為擔心往後怎樣執法,而反對立法。正如盜竊罪,最高刑罰是判監十年,難道在超市偷排香口膠,都要「坐」十年?

況且,中央要「整頓」香港,根本不用《二十三條》;《二十三條》只是加重搗亂者的成本,不可以再像以前一樣,以全香港的利益「大」政府,以一元「大」政府一百萬元,《二十三條》只是中央用以保障本身,保證香港穩定,並不是要摧毀香港。

尤其是中國需要利用香港「走出去」,與國際接軌,不能等箇十年八載,等到其他內地城市如上海,追到香港的水平,包括法制、自由度,以及高水準的英文程度(當然,現時內地都強調「法治」;不過,內地的法制,仍存在漏洞,仍為人詬病,與香港不能比),因此更加需要香港穩定,安全系數要高。當中央愈認為香港的地位無可取締,便愈需要保證香港穩定,《二十三條》立法就愈逼切。

其實,淨計香港回歸已經二十年,與內地愈來愈融合,《二十三條》已經需要立法,因為牽一髮動全身,香港出了事,將影響全國;相反,本欄亦不相信,中央會破壞「一國兩制」,因為「一國兩制」若失敗,北京豈止沒有面子這麼簡單,還須付出很大代價,事關中國利用香港,正是因為香港實行「一國兩制」。

觀乎候任特首林鄭月娥剛公布的新班子,完全沒有商界的分兒,就連其助選團中的中堅分子,亦無人入局,是因為明哲保身,還是商界真的沒有人才?抑或,「三司」原班過渡之外,亦有「三局」原職留任,其餘就是由特首辦調任、由副局長「坐正」,以及從公務員系統脫離,即是撇除唯一從外界招攬入閣的羅致光,統統來自政府體系,已經十分熟悉政府運作,正正反映《二十三條》即將立法。個人就希望,快好過拖。

吳鴻生:南華集團主席《資本壹週》社長
劉若文:《資本壹週》總編輯

圖:

政府絕對有權為《二十三條》立法,大家不可能因為「驚」而反對。

免責聲明
投資涉及風險。
本演示或材料不構成任何要約、市場推廣、保證、擔保、意見或建議。
保留版權所有及一切權利。
任何用途均須遵守所有適用之法律。